药都亳州受限低端经营面临转型之痛

2022-08-12 08:08:35
骨伤治疗仪



  “但凡到亳州的人,一定会到中药材大市场去看看。在亳州,一半以上的人口与药业密切相关。在全国,有药商的地方就有亳州人,无论是从交易量看,还是从规模看,亳州都是全国最大的药材市场,称为药都并不过分。”从事药材生意30多年的沈敬连感叹道,从起初“药贩子”到组建亳州市医药供销有限公司,他有许多话要说。

  其实,在亳州,不少药商同沈敬连一样,在谈论药市时表示,中药材可以涨价但不能发烧,药商希望多赚钱,但更希望这个行业健康发展,中药材自身可以医治发烧,但中药材市场“高烧”光靠地方医治不了。

  优势突出

  自“非典”以来,中医药“刚性”需求扩张性增长,形成一波波高潮。作为我国三大中药材市场之一,亳州因交通地理位置优势和丰富的“地产货”脱颖而出,成为最大的交易市场。

  据了解,在种植方面,亳州药材种植面积达91.5万亩,占全国的1/10以上;种植面积全国单个市最大,决定了亳州中药材地产货丰富。在中药材营销方面,亳州建有全国规模最大、设施较好、档次较高的中国(亳州)中药材交易中心。该中心占地380亩,建筑面积24万平方米,经营中药材的专业公司有350余个,行、栈、店、铺近400处。交易中心有摊位4000多个,每天上市2800多个品种,上市量6000吨,成交额突破200亿元。

  “我们研制的一种新的养生保健产品已经上市了。”亳州方敏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方敏表示,除了1万多名药商以外,在亳州,像她一样的涉药从业人员已达100多万人。

  在加工方面,亳州现有医药制造企业63家,2010年医药工业总产值达74.69亿元,同比增长59.45%;工业增加值21.55亿元,同比增长22.3%;中药进出口额累计实现8600万美元,同比增长40%。

  “目前亳州从种植基地,到生产加工,再到商贸物流都融入了现代科技元素,一条涉及药材种植、饮片加工、成药制造、市场营销、中药研发等产业的现代化中药产业链已逐渐形成。”亳州市药业发展局副局长陈群表示,亳州GAP规范化种植基地达3万亩,被科技部“火炬计划”中心命名为现代中药产业基地,万亩东方芍药园规模已具;此外,该市还形成了全国最大的中药饮片产业集群,总产量占全国的1/3。

  “亳州中药材市场向来都是‘买的世界’、‘卖的世界’。在三大市场中,亳州无论是种植还是加工、销售规模都是最大的。”陈群说。

  瓶颈待除

  4月16日,在成都正式启动发布了“中国·成都中药材指数”,以监测中药材的市场价格运行情况,这是全国首个中药材指数。

  “亳州无论是规模还是交易量都比成都大,为什么这一指数不在亳州发布?这主要是我们的信息化系统达不到要求。成都是省会城市,这一点比亳州有优势,这也说明了我们的信息化建设还需加强。”陈群说,除此之外,亳州还有几大问题待解决。

  其一,虽然近年来中药身价大涨,但在亳州,中药产业链冷热不均,药农并没有受益太多。

  “与种粮相比,药农种药积极性不是很高,种粮可以有粮补,种药没有,并且多数药材种植周期都在3年以上,短期很难见收益,量小决定了个别品种很容易被游资操纵,导致价格涨落像过山车,最终伤害的是整个产业。”陈群说。

  这一点,沈敬连也予以了证实。他表示,自去年以来,其所在公司三大主营业务——医疗器械、西药与中药材中,中药材利润高出往年多倍。“去年做中药材生意都赚得满满的,西药利润一直较少,医疗器械竞争激烈,这么多年来,中药材利润一直不菲。”

虽然赚了不少钱,但沈敬连坦承,涨幅很大的品种,从老百姓手里收购中药材的价格并没有大幅提升,而他本人则更希望产业链各个环节利润增长幅度差距不大。“药商最怕的是市场大起大落,说不定哪天自己就会是那最后一棒。另外,药农见价格上涨也会盲目跟风,国家应该在这方面及时发布信息予以指导,建立对药农的补贴机制,不能让蔬菜的悲剧在中药行业重现。”

  其二,亳州药材市场一度受假药材所累,地方政府为了监管,出台了各种举措,但医药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地方行为的“有限性”。

  “硫磺薰的馒头为何屡禁不止?中药材也是一样,主要是以前没有这方面的标准,加之早期不严,中药现代化必须是标准现代化。可惜的是,现在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,各地地域差别又很大,中药材又具有很明显的地域特征,管理部门想打假都不知道如何打,因为没有标准,没有法律依据,光靠地方监管,治不了行业的本。”沈敬连说。

  其三,亳州虽然号称药都,但还有不少“短处”。

  “在医药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,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。”陈群说,一是药企数量偏少,规模偏小,整体实力不强,市场竞争力较弱;二是产业层次不高,产品档次较低,低水平产品多,高附加值产品少;三是知名品牌少,还未形成名牌优势和品牌效应;四是药企管理水平落后,技术创新和研发能力较弱;五是企业联合协作意识不强,未形成有效的担保和互保机制,引资、融资渠道单一,企业发展后劲不足。

  “我们现在最缺的是人才。”方敏说,中医药产业要发展离不开各种人才,从中药技师到资深中医都缺。

  “不过上面这些问题不独亳州有,它是全国中药产业的通病,亳州只是缩影而已。”idxdy0003